落花流水

不太更新 STK用
冰九
雙水
大愛!!!

 

內部消化 雙花

內部消化雙花


身為浩氣盟就要有生為浩氣人死為浩氣鬼這等覺悟,入了陣營的萬紅當然也是自認一身正氣,對於叛變成惡人谷的基佬秀丐,他一個萬花奶還真不敢說什麼。


解大戰任務還是能一起愉快玩耍的,而周末攻防便是他躺平過活的日子。萬紅已經算不清自己死在冰心七秀手裡幾次了。人頭簡直送免錢的。

但這還不是最令他悲傷的。

他神行回門派做個日常,花海未至卻處處都是基佬情人攜伴同行,

春天明明還沒到,小動物們卻開始發情。正想發出這類感嘆就目睹惡人友滿月一口奶也正帶著自家丐哥在花海玩浪漫。


要是他一開口,等等又得躺了。不能怪萬紅窩囊,這躺屍原本是周常要是變成...

  4

短打澤克

畢業那日灰濛濛的天下了場雨。無法賞櫻的畢業生與在校生把走廊擠得水洩不通。慶幸的是他們運動系社團有獨立練習的體育室,大夥不約而同的在揮棒練習場聚集。


在大夥哭得唏哩嘩啦的場合,澤村榮純意外沒哭。


克里斯拿著前一晚澤村向他討的一顆棒球,上頭簽著他的名字。

準備給澤村時卻被御幸瞧見了,這下免不了一陣調侃著說等克里斯前輩在美國大紅大紫,這球肯定值很多錢。嚇的澤村兩眼瞪的老大,伸出的手僵在半空也不敢接過球。


達到目地的御幸笑嘻嘻的跑走了。


克里斯把球塞到澤村手裡,而澤村摸著球戰戰兢兢的表示會好好珍惜,並且會不辜負期望贏過降...

  8

我的A型室友

我的A型室友是一個完美A型,什麼叫做完美A?其實我一開始也不知道。

跟他是在高中認識的,彼此印象差到不行。


那時的我像是國小自閉憋出病來,國中至高中那股深深的中二聒噪還未止息。他非常安靜導致存在感低薄,我壓根沒注意有這號人物。


還是新交上的朋友指著他向著我道:「班上人都在傳他天天偷哭。」

我嗤之以鼻,看了他埋在桌面幾乎看不見臉回:「有什麼好哭的啊?」

這句話似乎怕他聽不見,我毫不在乎的放大音量。


這就是我們的第一印象。


提到愛哭這點,他其實並不是。

之後才知道他是鼻腔敏感只要一點點灰...

  3

原本想寫莫雨哥哥的腦洞文,但是覺得好累喔撸這樣攻略文就可以用對話帶過耶(你

做這個我一晚沒睡......還能愉快的萌莫毛嗎(XXX

作業好多虐死我了,只好犧牲睡眠時間搗鼓這些O<<

  22 10

莫毛網遊梗

我就把劇情都寫一寫,一樣有空寫完(你


大略劇情穆玄英幫陳月玩丐蘿小號,莫雨不知道。這過程發生的種種事<<<

結局是之後被莫雨發現時穆玄英正在帶著丐蘿準備作任務養隼。莫雨突然展現為人師表該有的關愛與照顧。讓他別養了,周末他在手把手帶著他養著大鷹,雄壯氣場威猛帥氣。


穆玄英找攻略找了老半天也沒找著丐幫可以養鷹,到周末才發現此鷹非比……

(能拉燈絕逼拉燈,妥妥的放心)


OK就看起正文吧(你


穆玄英玩起丐蘿這件事要從昨日那通電話說起,是陳月打來的。

託他在她忙專題報告時,幫她...

  21 3

冬末春寒 藏丐

葉槪撿到嘓嘓這不要錢徒弟是在冬末初春,嘓嘓就是一個典型的乞丐,大約是剛入了丐幫門派啥也不懂就拿著碗跟著大隊伍要飯。


他不缺徒弟的,左摟秀蘿右抱毒蘿都長了八成準備出師,個個拉著他的衣袖說要給他作綁定奶。藏劍從來就沒有不吃的道理,通常是窩邊草吃鄰家花也聞。


撿了他完全就是一個意外,他帶著兩蘿莉逛大街,秀蘿本就菩薩心腸,看著小乞丐衣不蔽體抖抖的跟在隊伍最尾末,便拿著饅頭往他那兒送。

葉槪討厭髒東西更討厭乾淨的東西被弄髒,這麼一看立馬拉住了秀蘿,讓一旁跟著的管事替她送去。


秀蘿眨眨眼,奶聲奶氣的哀求。

「師傅咱們不是很有錢嗎?收了這小乞丐吧。」...

  6

食不語 澤御



自不久前惹怒御幸後,澤村不敢在御幸面前大咧咧的出現。計畫著能躲就盡量躲,甚至突然慶幸起自己的捕手是克里斯,這樣訓練就可以避開御幸一也了。

可澤村太小看自己的智商,他就是一個表裡如一又頭腦簡單的傢伙,想著前頭就會忘記後頭。看見晚飯是咖哩豬排,秒忘剛才想著要迴避御幸這件事。
樂暈暈的打了飯後尋找座位,因為去過醫院回來稍晚,大夥已經開始用餐。飯桌位置幾乎都坐滿了,澤村大略掃過發現中間偏右還有剩兩個位置,他端著餐盤就往那走去。

他們的飯廳是不分年級與一二軍的,這樣安排大約是為了讓球隊除了在球場上培養默契外,生活上多增加點團隊感。宿舍安排也是三二一年級一間,前輩提攜新生與二年級生彼此督促等。

於是澤村榮純便在餐...

  24

秀丐 04

不缺奶是想只是個遊戲,性別不重要。遊戲裡頭角色起碼是個女的大胸纖腰翹臀樣樣有,照他所說真的可以讓他顯擺幾回。

又不是綁定了這一生都得賠上,說不定這只是個玩笑話。網路上多得是女漢子堅持自己有幻肢性別男。

別太認真別太認真別太認真。重要的話要說三次,說服自己以後不缺奶把視線移回螢幕。


這時他們已經多組一個萬花奶。萬花名叫萬紅,本人表示原打算叫萬綠叢中一點紅,但命名限定字數問題他只好取頭尾。反正這不是重點。

他往上拉了拉對話框,除了萬紅加入隊伍通知,滿月一口奶並沒有再多敲什麼。

但最糟的狀況是他不缺奶的丐哥頭上頂著閃亮亮的賞字。


小隊萬紅:把我叫來奶他?阿...

  12 2

莫忘

莫忘


毛毛還不叫穆玄英的那段日子是跟著莫雨混的,即使到之後稻香村滅村開始流浪有一餐沒一餐的,毛毛也沒感到絕望過。走他前頭的人一直都沒變,他還有莫雨哥哥。

小時後的自己愛哭到不行,但流浪過一陣子他就不再哭了。哭只會讓肚子更餓。

那時的莫雨哥哥會牽著他的手走遍大街小巷,一到晚上便會找個角落將他摟在懷裡,多半是替他遮風擋雨,還有時是阻擋看不起他們的人拳打腳踢。

在這個江湖舉目無親對想要生存下去的兩個孩子來說實在太難,單單只是為了下一餐便得用盡全力去討。


活著好難,毛毛想。他揉著乾扁的肚子縮在莫雨哥哥懷裡。他餓得睡不著。

他能聽見莫雨哥哥肚子...

  6

秀丐 02

又一天,不缺奶太晚上線,好友名單空蕩蕩的,這讓想做大戰的丐哥有點蛋疼,不想組野隊的他只好去撸一輪日常。


對著茶館老闆娘衝撞來衝撞去,邊等師兄上線再一起組個大戰。

不過沒等到師兄卻等到了你的仇人滿月一口奶上線了。


昨晚加仇人只是一時手滑,要知道不缺奶是一個和平主義者,能不幹架那就別幹,不殺生主義簡直是入少林,只差沒剃度出家。

單身不撸棍,修身養性打日常,已經是不缺奶的人生信仰。


所以不缺奶是沒有隔夜仇的,就算看著滿月一口奶翩翩然飛到了他旁邊,就算他在他身邊轉起圈來,就算他一開口私聊還是綁定奶,就算……他又倒楣遇到上次一聲聲罵他臭乞丐的七秀...

  15 2

© 落花流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