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花流水

最近會開始更新與整理文倉

 

冬末春寒 藏丐

葉槪撿到嘓嘓這不要錢徒弟是在冬末初春,嘓嘓就是一個典型的乞丐,大約是剛入了丐幫門派啥也不懂就拿著碗跟著大隊伍要飯。


他不缺徒弟的,左摟秀蘿右抱毒蘿都長了八成準備出師,個個拉著他的衣袖說要給他作綁定奶。藏劍從來就沒有不吃的道理,通常是窩邊草吃鄰家花也聞。


撿了他完全就是一個意外,他帶著兩蘿莉逛大街,秀蘿本就菩薩心腸,看著小乞丐衣不蔽體抖抖的跟在隊伍最尾末,便拿著饅頭往他那兒送。

葉槪討厭髒東西更討厭乾淨的東西被弄髒,這麼一看立馬拉住了秀蘿,讓一旁跟著的管事替她送去。


秀蘿眨眨眼,奶聲奶氣的哀求。

「師傅咱們不是很有錢嗎?收了這小乞丐吧。」...

  6

秀丐07

秀丐07


感覺是什麼?對於不缺奶來說太抽象,他挺現實的,明白這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

他點開背包,滿級不久包裡大約只有一萬金,他去充值換了點錢後點萬紅邀請加入隊伍。


萬紅一入組,他敲了一行字上去。

小隊不缺奶:交易

萬紅搞不懂這不缺奶一上來搞哪齣也就乖乖照辦,沒想到三十萬金就扔了過來。還好他把宏給關了才沒有在不缺奶點完後馬上交易完成。

他趕緊取消,不缺奶以為他手滑又按了一次交易,又被拒絕了一次。


小隊萬紅:我要真收了你這筆錢阿七不砍死我才怪


不缺奶原想回不欠,但這有些太傷。萬紅的確不欠他甚至還幫著他,他想給錢補貼就全...

  11 6

秀丐06

秀丐06


不缺奶滑鼠停在那句上頭,反反覆覆咀嚼了老半天。

這到底是著重於不缺奶屬性還是後頭的丐幫,沒想出個結果已經得出門。抽了書背著包,把遊戲就掛著跑了出去。


上完課已經正午,在準備打電話問師兄要吃什麼時不缺奶才想起自己角色還掛著賞字,這下大約給哪個路人殺到脫褲了……


不缺奶也不是很在意自己躺平,昨天躺過今天再躺也是照常運轉。行走江湖誰能不重傷個一兩回?尤其丐幫輕功隨便一飛撞上門板卡進樹枝還不得滿臉血。

出來混總得還,只是償還的方式有大有小有多有少。


乖乖幫師兄買了餛飩麵順便帶了瓶冷泡茶就回了宿舍。

回去後還賢慧的把...

  8 2

食不語 澤御



自不久前惹怒御幸後,澤村不敢在御幸面前大咧咧的出現。計畫著能躲就盡量躲,甚至突然慶幸起自己的捕手是克里斯,這樣訓練就可以避開御幸一也了。

可澤村太小看自己的智商,他就是一個表裡如一又頭腦簡單的傢伙,想著前頭就會忘記後頭。看見晚飯是咖哩豬排,秒忘剛才想著要迴避御幸這件事。
樂暈暈的打了飯後尋找座位,因為去過醫院回來稍晚,大夥已經開始用餐。飯桌位置幾乎都坐滿了,澤村大略掃過發現中間偏右還有剩兩個位置,他端著餐盤就往那走去。

他們的飯廳是不分年級與一二軍的,這樣安排大約是為了讓球隊除了在球場上培養默契外,生活上多增加點團隊感。宿舍安排也是三二一年級一間,前輩提攜新生與二年級生彼此督促等。

於是澤村榮純便在餐...

  23

秀丐 05

躺在宿舍床上的不缺奶向師兄道聲晚安,便把自己悶在被子裡頭。

說老實話他是有些不快的。想來之前遇上那七秀那臭乞丐的起源就是因為如此吧,當事人之一的滿月一口奶指不定也在哪邊看著。雖然這也說不通,他是換了個名才被勾搭上……

但就算不提第一次,後頭種種根本就預謀犯案。就他一個人被耍著玩。要不是滿月一口奶的關係,他怎麼會被軍爺給仇殺,又怎麼會有機會讓他趁虛而入?


說到底就是他笨,笨的不辯真假。他說什麼便信了什麼。被拿來當槍使還蠢的以為對方護著他是把自己當朋友兄弟,到頭來不過是為了斬桃花。

那七秀也是可憐,癡心戀著一個不回頭的人妖秀。找了隻新情緣天策也不忘回來揍他這丐幫出產的煙霧彈...

  12 4

秀丐 04

不缺奶是想只是個遊戲,性別不重要。遊戲裡頭角色起碼是個女的大胸纖腰翹臀樣樣有,照他所說真的可以讓他顯擺幾回。

又不是綁定了這一生都得賠上,說不定這只是個玩笑話。網路上多得是女漢子堅持自己有幻肢性別男。

別太認真別太認真別太認真。重要的話要說三次,說服自己以後不缺奶把視線移回螢幕。


這時他們已經多組一個萬花奶。萬花名叫萬紅,本人表示原打算叫萬綠叢中一點紅,但命名限定字數問題他只好取頭尾。反正這不是重點。

他往上拉了拉對話框,除了萬紅加入隊伍通知,滿月一口奶並沒有再多敲什麼。

但最糟的狀況是他不缺奶的丐哥頭上頂著閃亮亮的賞字。


小隊萬紅:把我叫來奶他?阿...

  10 2

莫忘

莫忘


毛毛還不叫穆玄英的那段日子是跟著莫雨混的,即使到之後稻香村滅村開始流浪有一餐沒一餐的,毛毛也沒感到絕望過。走他前頭的人一直都沒變,他還有莫雨哥哥。

小時後的自己愛哭到不行,但流浪過一陣子他就不再哭了。哭只會讓肚子更餓。

那時的莫雨哥哥會牽著他的手走遍大街小巷,一到晚上便會找個角落將他摟在懷裡,多半是替他遮風擋雨,還有時是阻擋看不起他們的人拳打腳踢。

在這個江湖舉目無親對想要生存下去的兩個孩子來說實在太難,單單只是為了下一餐便得用盡全力去討。


活著好難,毛毛想。他揉著乾扁的肚子縮在莫雨哥哥懷裡。他餓得睡不著。

他能聽見莫雨哥哥肚子...

  5

秀丐 師徒任務

秀丐番外


滿月一口奶建了隻小號,是隻秀蘿......名叫滿月奶一口。

首先不說他的命名品味,一個大男人又練隻七秀這令不缺奶五味雜陳到了極點。選擇收徒時手都是一顫一顫的。


收徒後不久秀蘿把他召請到七秀坊,原不缺奶是不想去的。要知道一隻丐幫落到七秀坊就像一隻老虎到了兔窩。儘管他高舉武器大喊不打奶也不會有誰信。


可滿月奶一口的秀蘿用他的耐心毅力說服了他。(師兄曰:就是不停的點召請而已)


一到七秀坊,秀蘿在他身邊蹦躂,YY聲卻是一個大男人嚷著我要給你吹簫吹簫。


不缺奶深深地冏了。

一旁也在頻道裡的師兄爆出大笑...

  12 1

秀丐 03

一天連躺兩次地板連被同一個人救也沒什麼,但要是讓人知道是一個七秀救丐幫肯定會被笑一陣子。

還好那天策與七秀被連打了兩回,大概沒臉提這種事。
目前各類頻道也沒什麼消息。不過他也沒心思仔細看,看著滿月一口奶敲得那三段話發愣。


不缺奶趴在地上等復活,盯著隊頻框第一次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一個奶不了人的奶,對於綁定奶的執著他完全不懂啊!


他想了十秒還是沒想到比較委婉的方式開口,於是回到之前的相處模式,送她六點。


小隊不缺奶:……

小隊滿月一口奶:偶爾切奶給你顯擺還是行的,易功丸屯貨足

小隊不缺奶:……

小隊滿月一口奶:你這是嫌棄我嗎

這麼說...

  9

秀丐 02

又一天,不缺奶太晚上線,好友名單空蕩蕩的,這讓想做大戰的丐哥有點蛋疼,不想組野隊的他只好去撸一輪日常。


對著茶館老闆娘衝撞來衝撞去,邊等師兄上線再一起組個大戰。

不過沒等到師兄卻等到了你的仇人滿月一口奶上線了。


昨晚加仇人只是一時手滑,要知道不缺奶是一個和平主義者,能不幹架那就別幹,不殺生主義簡直是入少林,只差沒剃度出家。

單身不撸棍,修身養性打日常,已經是不缺奶的人生信仰。


所以不缺奶是沒有隔夜仇的,就算看著滿月一口奶翩翩然飛到了他旁邊,就算他在他身邊轉起圈來,就算他一開口私聊還是綁定奶,就算……他又倒楣遇到上次一聲聲罵他臭乞丐的七秀...

  13 2

© 落花流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