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花流水

不太更新 STK用
冰九
雙水
大愛!!!

 

他們在星空下奔跑

關於御幸一也生氣的次數幾乎是屈指可數,最近的一次知情人士還只有兩名。

而動怒的原因則是克里斯,後者往往早早收拾離開球場自然看不到這場好戲,而當時御幸一也拿著場記表僵著表情看著由自己開演的鬧劇。


慶幸的是由神經大條的澤村榮純承受了大部分的怒氣,御幸一也失控的原因除去他自己沒有誰會知道。


御幸是不同意不知者無罪這個論點。就算沒有人告訴他,也不代表克里斯前輩必須接受來自澤村的誤解。追根究底這不是一個對於前輩該有的態度,於是他生氣了。

那時的澤村不明白。因為什麼都不知道說出的話才更傷人這一點。

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突然想起這件事,或許對於澤村他還是有點怒意,雖...

  10 4

一打開電腦就是這個畫面心情好!
毛毛真是世界無敵可愛的存在QQ

  2

莫念

莫念莫毛


莫雨想過自己怎麼就被這毛孩給看上,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甩也甩不開。就算弄得過頭也只得來一句莫雨哥哥討厭毛毛不跟你玩了,但沒多久又會貼了上來。

拿著他的自以為的寶貝一個勁塞到他懷裡。也不管他的表情有多嫌惡。


莫雨扔過毛毛的布娃娃、包子、冰糖葫蘆……甚至是毛毛。

那時水不深,毛毛還是喝了好幾口水嗆紅了臉,莫雨看不下去又下水把人給拉了上來。

原以為大概免不了一陣哭鬧,沒想到似乎被嚇得的忘記哭嚎,只緊緊拉著自己的衣襬。雖玩過頭了,但莫雨並沒有歉意。

即便發生那樣的事,毛毛依然喜歡跟在他後頭。村子裡的孩子哪個不是被他一欺負就跑,也就只有毛毛這個傻子還沒走...

  11 6

我就絕望一下,絕望過後還能再站起來。那絕望也不算什麼。

 

巧克力

北海道冬天冷的嚇人是眾所皆知的,而對於出生地於北海道的降谷,東京的冬天反而顯得暖和。雖是如此為了這些日子容易流失的體溫,降谷曉在非正餐通常會吃些糖果來保有體溫,也因為這樣降谷曉意外很嗜甜。

不過以往需要自己準備到了今天,一反往常獲得了一堆女孩子的贈送。多半是巧克力......一到學校堆滿桌面不說,連抽屜也滿了,甚至有一兩個因體積太大塞不進去零零落落掉在他椅子邊。
反觀其他人的桌面倒是乾淨的可以,這是惡作劇?降谷曉第一個念頭。

他無聲嘆了口氣後一手將桌面包裝精緻的巧克力全部掃到他左側走道,順便把桌椅邊得一同踢到一邊,最後滿意的坐下開始打瞌睡。

除去午餐清醒,降谷幾乎睡了一整天。在這之間他腳邊...

  17 3

又一年

再見笠松幸男是一年初春。森山由孝一眨眼彷彿就能看見海常球衣還套在他們身上,他還可以一手拍在笠松背上那數字四上頭說一聲走吧。

那年的他們還沒打進八強,森山由孝還只是一個傳球射籃樣樣不行的板凳球員。
笠松幸男已經扛起了全隊的責任。


再一年他們打進了八強,卻依然落敗。

回程他們沒坐校車,步行回海常的路上,影子拉的老長好似他們本就相連一起。


又一年,畢業的森山由孝看著笠松脫下了四號球衣並交付給了另一個人,他拽著屬於他的五號球衣,鬆開併緊反覆了許久,什麼也沒來得及說出口。


如今森山由孝站在以往的位置,望著笠松幸男什麼也沒說,卻彷彿什麼都說了。

走吧。
最後笠松幸男這麼說,他們就這麼走...

  4

初晨

初晨

克里斯從醫院醒了過來,腦子第一個念頭是那傢伙現在又再敲自己房門擾人好眠。攤上澤村榮純他向室友說話的次數便多上了幾次,雖然大多都是道歉。

處過一陣子的隊員們都知道今天是慣例的全身性檢查,也不知道房內室友會不會告訴澤村榮純自己現在在醫院……應該不會說的吧,克里斯眨眨眼看著一片白的天花板想。

片岡教練不是沒有把投手丟給自己訓練,澤村雖不是第一個,卻是他這高中生涯裡最後一個。
在得知教練做法的父親說過,就現狀而言他只需對自己負責就夠了。當一個人付出的太多,想不求回報實在太難了。就算他再怎麼無欲無求,想上場與昔日隊友奮戰的心也已經在這一年間被繁雜的復健弄得毫無心力。克里斯閉上眼不願再想。

耳邊傳來門被用力拉...

  13 6

花咲くか:

直接写了日文懒得改了Orz

降谷「现在立刻马上想要和御幸前辈结婚!」

御幸「誒??!!!」

(体力槽MAX的降谷抱着御幸狂喜(?)乱奔中,踏踏踏踏————)


每天都降御不足。。。

每天都——————噢o<---<

降御请结婚////////////////////////


  26

北海道戀人



他們同居了,這裡的他們指的是降谷曉與御幸一也。
原先御幸一也的室友是倉持洋一,不過倉持終於脫離光棍圈修成正果,理所當然想搬出去與女友過著沒羞沒臊日子。

當御幸一也這樣說時,降谷曉不負眾望的當晚也跟御幸一也體驗了一把何謂沒羞沒臊的生活。

小別勝新婚(降谷想),高三那一年十足憋死降谷。當時他除去棒球練習,破天荒撥了點練投時間改去好好學習。

原因很簡單,御幸一也的大學門檻即使有他的體育社團加分依然是望塵莫及的。於是降谷曉再也不能像高二一樣有空就往外鑽,用著憋腳的理由去找遠在北海道的御幸一也。

提到這他不免想著照御幸一也的高分上榜,學校的選擇應該更多樣才是。怎麼最後會落在他老家的位置?

更讓他不解的倉持前輩也選了...

  19 2

© 落花流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