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花流水

不太更新 STK用
冰九
雙水
大愛!!!

 

到底是怎樣的絕望才會令人想不開?

 

黃笠文檔分享

分享已經刪除

請不要再一次上傳在任何地方。


  4 4

美雪的屁股!!!

花咲くか:

前几天就摸完了的降御///////

这张美雪我画的特别开心/////

开心到把草稿和线稿叠在了一个图层里面了竟然还没发现继续画。。。

然后线稿又重新描了一遍才画完的Orz


这几天都特别忙没有时间画画惹好SAD;A ;


  17

主筆│Meow*2
繪者│阿丫
配對│降谷曉X御幸一也
頁數│未定
售價│未定

內容收錄 降御十一題/其餘短篇合集

直參CWT36


---------

封面真是美哭我也我日舔三次早中晚加消夜偷舔

感謝阿丫太太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

  12

指尖回禮

御幸一也真的與降谷曉一同回到北海道。離開前還被隊員調侃見父母必須端莊賢淑,居然拿這些屁話來當臨別贈語,御幸想著回來一定要好好整頓這群欠揍的傢伙。
說起來他只是受不了降谷三天兩頭的眼神殺,不過是回趟老家順便讓肩膀休息也不願意,非得扛著他往北海道跑。宮內前輩明明也行的......
這麼想的同時他看向坐在他旁邊的降谷曉吐槽。
投球上癮是病,得治。
雖說勤奮是值得鼓勵沒錯,但拖著他人一起受罪那就不行了。千錯萬錯就是答應的自己,蠢得可以。御幸一也萬般後悔上了賊船也下不了船。
怎麼會一頭腦熱就答應了呢。北海道一遊雖然吸引人但還不到非來不可的地步......一想到比東京冷上許多,御幸一也已經忍不住的打了一個寒顫。...

  15

末段賽程

接今昔/時間流轉


在黃瀨涼太拍攝廣告宣傳那短暫的休息時間,透著落地窗大玻璃,從裡頭向著外頭發愣。他的高中前輩,笠松幸男聳著一肩夾著電話並沒有注意到自己,就這麼經過。

黃瀨先是跳了起來衝到前頭,再後來他幾近貼著薄薄的玻璃牆,看著笠松幸男的背影逐漸被人群埋沒。

他瞪大眼無聲的嚷著什麼後拔腿開始往外頭衝,經紀人都沒來得及攔住。


黃瀨涼太想著錯過就完了,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念頭。他像是在籃球場上全速進攻得跑著。已經好久好久沒有這麼竭盡全力,已經好久沒有看見前輩。已經好久……好久沒有這樣的絕望,如同打了場精疲力盡、暢快淋漓卻輸了的比賽。

黃瀨以為自己哭了...

  14 1

四壞保送

「可以吻御幸前輩嗎?」

對於說出這樣的話語還一臉面癱的降谷,思路靈活的御幸一也頓時也不知道該給什麼反應。

這是來自誰惡意嗎?或者又是大冒險的產物?這麼想的同時御幸一也看見後頭探頭探腦的群眾,不知怎麼的他有些鬆一口氣,連同語調也變得輕快。


「是哪個傢伙提出來的,求我的話說不定我會考慮幫幫你。」

站在前頭的降谷搖搖頭,似乎對他的話語並不感興趣。「我選的是真心話,」

又說:「只是他們都不信,只好改成大冒險。」

「你的真心話是什麼?」御幸問。

「初吻對象。」

「喔,這不是很簡單嗎?」

降谷曉下一句話卻又令御幸腦袋停擺幾秒。

「我想是你。」

「什麼?」不理會御幸一也...

  21 1

青道王牌

「所以說青道的王牌果然是你啊。」御幸一也拿著手套的那隻手不輕不重的拍在降谷曉的後背上。


練習賽提早於七局結束,多虧了自己的壓制。話雖這麼說,整場表現並不是全然完美,開賽前頭四壞球仍是安定發作,從以往令人有些頭痛的問題依舊沒有任何改善。但為什麼御幸前輩仍這麼說?

降谷曉將視線投向後頭恨得牙癢癢的澤村榮純,原因一瞬間便明瞭,原來前輩不過是想激一激在牛棚蹦跳鬧得歡騰的澤村罷了。

但不得不說他仍因為這麼簡單的一句話感到愉悅。


「我是王牌投手,那你呢?」降谷曉將問題拋回去給前一秒還向著澤村擠眉弄眼的御幸一也。

「我?」御幸一也顯然沒有反應過來,降谷曉想了一會回:「王...

  18 1

離別開始的遺忘

太冷了。來東京的第一天,卻接連冒出兩次的想法。


七瀨遙一如到來時那樣的站在巷口處,等回過神錶上的指針已指向午夜。回程的列車早已停駛休息了。或許他從沒打算要回去,在見到橘真琴以前,他並沒有打算就這麼回去。他的預想內橘真琴應該是熱烈的邀請他住下,或者陪同他尋找著一日住宿的旅社。他會聽著橘真琴說著很多很多事,即使他並不是那麼在意的事,甚至他根本沒有聽進去也沒關係。他們會像以前一樣。

可實際情況卻是橘真琴扔下去句話,連同自己也拋之腦後,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七瀨遙第一次產生了無處可去的想法。


「啊……還在呢。」

前頭傳來橘真琴無可奈何的嘆息聲。隨...

  13 6

不能言說的離別

用了官方真琴去東京念書梗,微微暗示摸不真(你
應該是虐,大家斟酌點開←


你有沒有過試圖修復無實體的東西?


太冷了,七瀨遙想。一下車站周遭滿是高大的建築物與炫目的廣告招牌,人潮則像是沙丁魚過境般。

像橘真琴這麼溫柔的人居然能在這種地方待下去,七瀨遙有些意外。


看著全然的陌生他滿是後悔,他不知道為什麼自己要來,明明是橘真琴選擇不告而別的。

只靠著橘家雙親給的地址一股腦的就搭車來到這。

有多久沒有連絡橘真琴,七瀨遙沒有計算過,只知道太久太久了,以至於奧運賽後回國的松岡凜向他詢問橘真琴時,他還無法反應過來。

不是忘記了橘真琴這個人,而...

  9 4

© 落花流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