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花流水

最近會開始更新與整理文倉

 

秀丐 師徒任務

秀丐番外


滿月一口奶建了隻小號,是隻秀蘿......名叫滿月奶一口。

首先不說他的命名品味,一個大男人又練隻七秀這令不缺奶五味雜陳到了極點。選擇收徒時手都是一顫一顫的。


收徒後不久秀蘿把他召請到七秀坊,原不缺奶是不想去的。要知道一隻丐幫落到七秀坊就像一隻老虎到了兔窩。儘管他高舉武器大喊不打奶也不會有誰信。


可滿月奶一口的秀蘿用他的耐心毅力說服了他。(師兄曰:就是不停的點召請而已)


一到七秀坊,秀蘿在他身邊蹦躂,YY聲卻是一個大男人嚷著我要給你吹簫吹簫。


不缺奶深深地冏了。

一旁也在頻道裡的師兄爆出大笑...

  14 1

秀丐 03

一天連躺兩次地板連被同一個人救也沒什麼,但要是讓人知道是一個七秀救丐幫肯定會被笑一陣子。

還好那天策與七秀被連打了兩回,大概沒臉提這種事。
目前各類頻道也沒什麼消息。不過他也沒心思仔細看,看著滿月一口奶敲得那三段話發愣。


不缺奶趴在地上等復活,盯著隊頻框第一次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一個奶不了人的奶,對於綁定奶的執著他完全不懂啊!


他想了十秒還是沒想到比較委婉的方式開口,於是回到之前的相處模式,送她六點。


小隊不缺奶:……

小隊滿月一口奶:偶爾切奶給你顯擺還是行的,易功丸屯貨足

小隊不缺奶:……

小隊滿月一口奶:你這是嫌棄我嗎

這麼說...

  11

秀丐 02

又一天,不缺奶太晚上線,好友名單空蕩蕩的,這讓想做大戰的丐哥有點蛋疼,不想組野隊的他只好去撸一輪日常。


對著茶館老闆娘衝撞來衝撞去,邊等師兄上線再一起組個大戰。

不過沒等到師兄卻等到了你的仇人滿月一口奶上線了。


昨晚加仇人只是一時手滑,要知道不缺奶是一個和平主義者,能不幹架那就別幹,不殺生主義簡直是入少林,只差沒剃度出家。

單身不撸棍,修身養性打日常,已經是不缺奶的人生信仰。


所以不缺奶是沒有隔夜仇的,就算看著滿月一口奶翩翩然飛到了他旁邊,就算他在他身邊轉起圈來,就算他一開口私聊還是綁定奶,就算……他又倒楣遇到上次一聲聲罵他臭乞丐的七秀...

  15 2

秀丐

秀丐

※就是一個秀丐
※喵喵就是個遊戲新手設定有錯大家笑笑就好(你

所謂的劍三就是找基友找情緣找奶媽,這是他的師兄也就是拉他入坑的朋友,在他創角入門派時對他說的話。

那時他聽見這句話有那麼點小興奮,在他還年輕氣盛對於網戀還有點小憧憬的時候。不過下一秒師兄毫不留情的打碎他的夢。
「就算基友情緣奶媽三合一,入了丐幫就得斷塵念。」
「等等,師兄你確定我是入丐幫不是入少林?」
他想自己只差沒爾康伸手。
當然在他問出一個答案前,門派已選回頭不能。

要知道男人對第一次的東西都是割捨不下的,處女情結是一個很好的解釋。
總之他對這初創角雖有不滿仍未後悔。

當時還沒聽師兄話前,他為了釣個情緣取了一個自認挺酷炫屌霸兼多金的名字。
叫花錢...

  22 2

他們在星空下奔跑

關於御幸一也生氣的次數幾乎是屈指可數,最近的一次知情人士還只有兩名。

而動怒的原因則是克里斯,後者往往早早收拾離開球場自然看不到這場好戲,而當時御幸一也拿著場記表僵著表情看著由自己開演的鬧劇。


慶幸的是由神經大條的澤村榮純承受了大部分的怒氣,御幸一也失控的原因除去他自己沒有誰會知道。


御幸是不同意不知者無罪這個論點。就算沒有人告訴他,也不代表克里斯前輩必須接受來自澤村的誤解。追根究底這不是一個對於前輩該有的態度,於是他生氣了。

那時的澤村不明白。因為什麼都不知道說出的話才更傷人這一點。

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突然想起這件事,或許對於澤村他還是有點怒意,雖...

  10 4

一打開電腦就是這個畫面心情好!
毛毛真是世界無敵可愛的存在QQ

  2

parallel worlds 高山主線

 官網:http://parallelworldspw.w


01


在律師事務所交了案子後,高山洋介不小心表示自己是一個有閒沒錢的都市人,他其實沒什麼意思,這句話就像跟朋友抱怨一下最近天氣有點差、五蔬果漲價這類稀鬆平常。但在聽到他自稱沒錢這裡他的頭頭上田狠狠的吐了一口口水,順口嗆了他操你媽逼,是在靠北老子給的不夠嗎?

他不知道上田怎麼有辦法把小事變大事,大事變大大事,就連他這點無心都被解讀不倫不類。或許是混黑的不點自滿的技能。

「我佛慈悲,金錢至上,頭兒你沒聽過啊。」

這是赤裸裸的調侃,高山洋介也不怕上田一怒要剁他什麼。他知道這個混黑道的頭對慣上佛教那些話...

  3

莫念

莫念莫毛


莫雨想過自己怎麼就被這毛孩給看上,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甩也甩不開。就算弄得過頭也只得來一句莫雨哥哥討厭毛毛不跟你玩了,但沒多久又會貼了上來。

拿著他的自以為的寶貝一個勁塞到他懷裡。也不管他的表情有多嫌惡。


莫雨扔過毛毛的布娃娃、包子、冰糖葫蘆……甚至是毛毛。

那時水不深,毛毛還是喝了好幾口水嗆紅了臉,莫雨看不下去又下水把人給拉了上來。

原以為大概免不了一陣哭鬧,沒想到似乎被嚇得的忘記哭嚎,只緊緊拉著自己的衣襬。雖玩過頭了,但莫雨並沒有歉意。

即便發生那樣的事,毛毛依然喜歡跟在他後頭。村子裡的孩子哪個不是被他一欺負就跑,也就只有毛毛這個傻子還沒走...

  11 6

唇膏

唇膏 降御

御幸一也是一個對於棒球以外隨便怎麼樣都好的傢伙,這一點與降谷曉差不多。
但在兩個人走在這鳥不拉屎連一間便利商店都沒有的老舊街道時,他連後悔這個念頭都被結成冰了。

御幸也懶得催促詢問降谷從離開機場後他口中的快到了到底還要多久。
他的唇乾裂開來,他邊抿著嘴邊用牙齒輕輕撕咬著嘴皮。那樣過於細微的疼痛反而讓御幸一也轉移了注意力。

走在前頭的降谷曉偶爾會回頭看看御幸一也幾眼,每當他把視線投向御幸,後者便是露出皮笑肉不笑的模樣。
等他終於發現原因御幸一也的唇早就被他咬的不堪入目,甚至還帶著令人觸目驚心的血絲。
不擅於開口至已演變為六點沉默家的降谷曉放棄言語溝通,默默放下了行李,自來熟的伸出手捧著御...

  22 4

幽會

莫雨自從拐玩家買了價值十金布娃娃,還每次都送禮失敗,便深深檢討起其中問題。最後做起打攻防打謝淵打浩氣的萬全準備,決心與毛毛幽會。


這幽會的定義必須是兩人有共識的狀態在隱蔽地行苟且之事。

別罵他流氓,這年頭女孩子二十有餘早已是幾個孩子的媽,也就只有他家毛毛被謝淵藏著掖著到了弱冠都沒許配,這不是就等著他來?


打個標記再帶回去做老婆。簡單說就是那個什麼啥先奸後殺……殺是不會,奸肯定要來個幾回。

教導他各類知識的王谷主聽他這番言論肯定在流眼淚兼吹笛,莫雨根本管不著那麼多,也不想管就是了。

打好如意算盤,便打算執行了。


不過前頭說謝淵那臭不要臉...

  8

© 落花流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