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花流水

不太更新 STK用
冰九
雙水
大愛!!!

 

降御十一題

降御

1.體力不足的延長賽

2. ......(刻意沉默不語的忽視)

3.投手丘的執著之於捕手

4.怪物君的癖好

5.指尖回禮

6.眼鏡控

7.av女優美雪醬

8.不分場合的耽溺

9.排練表的戀愛習題

10.男子漢的味道

11.青道王牌


-----


有空來寫寫!

  1

嗯放一張在這吧!

 

Tower

那是發生在夏日結束的前夕,喪禮行進隊伍的尾末人群裡有像他們一樣小的孩子,他瞪大眼的看著,卻縮著身子躲在七瀨遙身後。

嘴裡喃喃念著快點走吧,快點走吧。
七瀨遙並沒有理會橘真琴的求救,也許是刻意忽略。但此時的橘真琴更願意相信小遙只是太過害怕所以沒聽見自己的話語。

真實的七瀨遙愣愣的站在原地,不似害怕更近乎於冷漠望著人群。直至隊伍消失在道路盡頭,才邁開腳步。

他側著頭看著橘真琴死死閉著眼緊跟在後頭,像是想將這些遠遠拋在腦後。

橘真琴不敢回頭,就算只有那一丁點的人影都令他反胃。
察覺前頭的小遙正看著自己,他提起一點勇氣扯著七瀨遙的袖子,怯懦的詢問著:「小遙去看看金魚吧......拜託。」

或許是橘真琴表情太過可憐,...

  7 2

無非不 森笠/隱黃笠

森山由孝抽了風,改了他們好幾年前宿舍蹲吃早中晚餐,訂了餐廳穿了西裝好像這樣就能擠身上流社會。
至於笠松幸男看在費用森山由孝買單份上,也就不介意穿令他扭捏到不行的西裝。
他們並沒有因為場合不同,而有所拘束。相處了三年追加大學四年不多不少剛好七年。在面臨平淡無趣的友情版七年之癢,他們終於換了一種身份,從朋友變成情人。

但上頭敘述為的只是鋪陳後續人物的出現,在森山由孝拿起帳單自以為帥氣買單的時候,他們遇上了令彼此都尷尬的一號人物。
那曾經把笠松幸男當作夢遺對象的一號人物牽著聽說是森山由孝出櫃前的夢遺對象,雙雙登場。

笠松幸男必須扯起嘴角友善的打聲招呼,必須忽略那一號人物兼前後輩的黃瀨涼太投射過來愛慕的...

  2

時間流轉

黃瀨涼太穿梭於人來人往的街頭,對於大紅大紫的演藝人員將自己藏於群眾是躲避經紀人,以及忙裡偷閒最好的方法之一。

今日他並不想工作,只想打一場籃球。高中畢業後,他很久沒有好好的打一場籃球。經紀公司並不贊成,那太拋頭露面了。所以他現在只能坐在公園的長椅,手裡拿著一杯熱可可望著那公共籃球場發呆。
他可以幻想手上熱飲的霧氣像是隊友中場休息的吐息,他們環著彼此的肩呼喊著勝利,至最終落敗。前輩們抬頭瞬間因炫目燈光瞇起的眼,滿是汗水臉龐滑過了什麼,他以為那是他最為璀璨的時期。

但所有人都告訴他,現在才是他最為璀璨的時期。
黃瀨涼太演藝事業的高峰。大街小巷沒有誰不知道他。不必再卑躬屈膝扮笑臉的迎合觀眾,他終於可以做...

  1 7

今昔

再度看見黃瀨涼太是在涉谷街頭,是笠松幸男加班繞道經過才遇見的。或許不該這麼說。他站在大型刊版前,由下往上看著那一抹刺眼的黃。
明明是接近午夜,街道的燈熄滅了大半,而這裡卻不受影響依然明亮。

他們太久太久沒連絡了,久到他即使望著曾經熟悉的面孔仍覺得陌生。過往令他感到恍惚。這些唯一相同的是燈光絢爛,他們的新星──黃瀨涼太仍然是注目的焦點。

笠松幸男抵檔不了寒冷與歲月來襲。他呼出一大口氣,在冷空氣中,熱氣終究會消散,那些過往也是。
他或許早就遺忘汗水的躁動與未定勝負的分秒壓迫,早就遺忘只有在場上,他們才能肩並肩,耀眼如昔。

  1 1

七瀨遙的煩惱

我不知道這算什麼煩惱。
松岡凜指尖撥弄著飲料杯外的水珠,近乎咬牙切齒這麼說道。

七瀨遙趴在桌面看著松岡凜T桖上的鯊魚圖樣,一邊擺弄著水杯,「喔。」
短音節的回應總是能惹怒眼前這個人,沒意外松岡凜拍桌而起,「居然因為你一通電話大老遠跑來岩鳶的我真像個白痴!」
「是真琴。」七瀨遙糾正,那通電話他只提到橘真琴,松岡凜就義不容辭了。
「這就是問題的癥結點。」松岡凜像是恍然大悟,坐了下來。

七瀨遙終於將視線從鯊魚圖樣移至松岡凜臉上。
「你要死不活的態度,我都不敢相信他能忍受你這麼多年。」

七瀨遙離開桌面,點頭表示對此意見贊同。

松岡凜露出詫異的表情邊感嘆著,「你居然還不否認?!不過起碼你現在至少多了一點....

  9

友情未滿

他們區分稔熟程度在於彼此的稱呼,剛轉到岩鳶國小不久的松岡凜稱橘真琴為橘同學。

這個時期的同儕間最為尷尬在分組,班級人數剛好整數,他轉入反而多了一個人,也就因此沒有人可以跟松岡凜一組。

他捏著材料包孤伶伶的站在講台邊,望著同學們已經開始將桌椅合併。

「嘿,松岡同學。」橘真琴向他露出一個溫和的微笑。
「嗨,橘同學。」松岡凜兩手往後握住撐著後腦勺,游移著視線,像是想裝作不在乎的模樣。但他忘記手裡的材料包,因為這樣掉到了地上。
橘真琴彎下腰替他撿了起來。「今天另一個同學請假,松岡同學就跟我們一組吧。」同時將材料包遞到了松岡凜前頭。
後者抿著嘴,「好吧,就先這樣。」拉不下臉道謝的松岡凜接過材料包時這麼說...

  9 1

Someone Like Me

七瀨遙站在不遠處望著原本跑向自己的橘真琴被三三兩兩的女孩子包圍住,最後對著他露出抱歉的臉。他點了點頭表示明白了,靠著門柱等待。

這種場面太常見了,下課、午飯休息、放學時間都有女孩子繞著他的竹馬轉。不一定是告白,光只是站在一旁就能感受到周圍的愛慕視線投注在橘真琴身上。

當事人卻完全在狀況外,抱著兩盒便當督促著他均衡飲食或者衝著他微笑。

而受歡迎的程度不止如此,如同現在矮上自己一顆頭的女孩羞怯著臉,塞了一封給橘真琴的情書,麻煩自己轉交。


他拿著情書向著落下的夕陽高舉著,透著橘黃的光似乎能看見裡頭某些字眼。他的視線卻僅在信封外橘真琴那三個字停留。

有些心情複雜,在他試圖去理解這樣莫名的...

  3

無名 03

橘真琴送松岡凜到玄關道別後準備拉上門,他在冷冽的空氣灌入鼻腔直達肺部前,伸手擋住了即將闔上的門。

七瀨遙已經出門上課,現下只剩他們倆人,松岡凜肆無忌憚的再度推開了門擠身進入。橘真琴往後退開,似乎以為他忘了拿什麼。

「我沒忘記什麼,真要說忘了什麼,那就是在遙那混蛋選擇逃避離開時,沒給他一拳。」
「遙是什麼心情我可以理解,真的。」橘真琴一再保證彷彿松岡凜不願相信他。

「這不是……我很確定。」松岡凜搖了搖頭,掏出空了的煙盒揉爛後將他扔進垃圾筒裡,隨著他的視線橘真琴的臉又紅了一點。
「不管是不是,我願意。」橘真琴壯烈犧牲一般的回話,讓松岡凜以為哪個誰就會頒一個情聖獎給他。他並不是打算規勸橘真琴放棄什...

  10 5

© 落花流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