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花流水

最近會開始更新與整理文倉

 

又一年

再見笠松幸男是一年初春。森山由孝一眨眼彷彿就能看見海常球衣還套在他們身上,他還可以一手拍在笠松背上那數字四上頭說一聲走吧。

那年的他們還沒打進八強,森山由孝還只是一個傳球射籃樣樣不行的板凳球員。
笠松幸男已經扛起了全隊的責任。


再一年他們打進了八強,卻依然落敗。

回程他們沒坐校車,步行回海常的路上,影子拉的老長好似他們本就相連一起。


又一年,畢業的森山由孝看著笠松脫下了四號球衣並交付給了另一個人,他拽著屬於他的五號球衣,鬆開併緊反覆了許久,什麼也沒來得及說出口。


如今森山由孝站在以往的位置,望著笠松幸男什麼也沒說,卻彷彿什麼都說了。

走吧。
最後笠松幸男這麼說,他們就這麼走...

  4

初晨

初晨

克里斯從醫院醒了過來,腦子第一個念頭是那傢伙現在又再敲自己房門擾人好眠。攤上澤村榮純他向室友說話的次數便多上了幾次,雖然大多都是道歉。

處過一陣子的隊員們都知道今天是慣例的全身性檢查,也不知道房內室友會不會告訴澤村榮純自己現在在醫院……應該不會說的吧,克里斯眨眨眼看著一片白的天花板想。

片岡教練不是沒有把投手丟給自己訓練,澤村雖不是第一個,卻是他這高中生涯裡最後一個。
在得知教練做法的父親說過,就現狀而言他只需對自己負責就夠了。當一個人付出的太多,想不求回報實在太難了。就算他再怎麼無欲無求,想上場與昔日隊友奮戰的心也已經在這一年間被繁雜的復健弄得毫無心力。克里斯閉上眼不願再想。

耳邊傳來門被用力拉...

  10 6

花咲くか:

直接写了日文懒得改了Orz

降谷「现在立刻马上想要和御幸前辈结婚!」

御幸「誒??!!!」

(体力槽MAX的降谷抱着御幸狂喜(?)乱奔中,踏踏踏踏————)


每天都降御不足。。。

每天都——————噢o<---<

降御请结婚////////////////////////


  22

夏之雪/冬之雨

CWT36降御無料推廣


夏之雪


東京與北海道的雪究竟有什麼不一樣?

這是降谷曉來到東京第一個想法。經過幾個月的沉澱,他沒有想像中急迫的想投球,明明那日看見報導至下定決心後,他閉上眼都能想像球從手中滑出後投入捕手手套那個瞬間。

汗水從額間滑落,不慎沾濕了他的眼眉,眨眼就落下了,剩餘凝結於樹梢的雪花,仿若夏雪。


青道剛入球隊只能做基本體能訓練,這才讓降谷有些著急。

青道高中是西東京強校,也有獨自招生。但國中時期降谷曉沒有出場任何比賽,理所當然也就沒有任何機會能讓球探挖掘自己。

他也不是認為自己一定能讓球探注意,自大是最可怕的,強大才是唯一可取。雖然有這層認知,自己這個普通...

  14

北海道戀人



他們同居了,這裡的他們指的是降谷曉與御幸一也。
原先御幸一也的室友是倉持洋一,不過倉持終於脫離光棍圈修成正果,理所當然想搬出去與女友過著沒羞沒臊日子。

當御幸一也這樣說時,降谷曉不負眾望的當晚也跟御幸一也體驗了一把何謂沒羞沒臊的生活。

小別勝新婚(降谷想),高三那一年十足憋死降谷。當時他除去棒球練習,破天荒撥了點練投時間改去好好學習。

原因很簡單,御幸一也的大學門檻即使有他的體育社團加分依然是望塵莫及的。於是降谷曉再也不能像高二一樣有空就往外鑽,用著憋腳的理由去找遠在北海道的御幸一也。

提到這他不免想著照御幸一也的高分上榜,學校的選擇應該更多樣才是。怎麼最後會落在他老家的位置?

更讓他不解的倉持前輩也選了...

  12 2

到底是怎樣的絕望才會令人想不開?

 

......

降御十一題的短打


降谷曉之於他人都是慣性的沉默,並非專對御幸一也。會讓御幸這麼想大約是與他有內容的對談得上的好像只有自己。

御幸沒有在誇耀他與新王牌投手關係有多不一般,要知道前王牌曾經有多討厭他,就算他不在意投手對自己的好惡。
而就現狀他也只是解讀降谷還不懂該怎麼選擇較為妥當的回應,他很能體諒國中時期孤僻成習的怪物君,聰明的保持沉默也好過像野猴子澤村那般叫囂成性。

也因為這樣比起澤村,御幸多少有那麼點縱容降谷。
他不怕承認。連降谷都發覺並仗著他那一點縱容多少有點過頭與澤村作對。

當然這也都只是他的想法。要他在降谷面前坦承是絕不可能的。承認是一回事,可說出口昭告天下又是一回事。

有些話...

  4 2

黃笠文檔分享

分享已經刪除

請不要再一次上傳在任何地方。


  4 4

美雪的屁股!!!

花咲くか:

前几天就摸完了的降御///////

这张美雪我画的特别开心/////

开心到把草稿和线稿叠在了一个图层里面了竟然还没发现继续画。。。

然后线稿又重新描了一遍才画完的Orz


这几天都特别忙没有时间画画惹好SAD;A ;


  17

© 落花流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