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花流水

最近會開始更新與整理文倉

 

Kiss

Kiss 克澤


克里斯是一個很溫柔的人,這是在與他更進一步接觸交往後都會得到的結論。

太過溫柔的下場便容易陷入兩難的局面。


從國中追到青道高中的一位仰慕者,這三年不斷的向他示好。即便他冷漠忽視拒絕仍然屹立不搖。感情本就不能勉強,更何況他一心在棒球身上也沒有其他心思談這小情小愛……


到了第三年,那位倔降的女孩終於為這長年的追逐感到疲憊,她哭得滿臉淚水向著他請求一吻便不再糾纏。


克里斯標準的吃軟不吃硬。神似的場景不由得令他皺起眉頭。

其中部分原因大約是最近帶的投手也愛用眼淚這招搞得他一個頭兩個大。


思緒亂七八糟的克里斯捧著少女的臉頰落下一吻。在他還沒想好該怎麼為這一吻做一個收尾,後方傳來聲響……被驚嚇到的女孩摀著嘴沒再說話的跑開了。


只剩那位偷窺者澤村榮純與當事人之一的克里斯。


澤村榮純端著還冒著熱氣的咖哩飯,嘴一張一合似乎想說點什麼。克里斯被他逗趣的模樣逗笑了,彎下腰替他拾起掉在腳邊的湯匙。


澤村並不是故意要搗亂,大概是有些意外。在他懵懂的男女關係對於親吻定義雖然還停留在嬰兒時期,但並非不懂女孩子剛剛那一吻的意思。

看著坦然克里斯過於在意的自己好像有些奇怪。


安靜的過於反常的澤村讓克里斯起了一點壞念頭,他歸咎於與御幸一也近墨者黑的緣故。


「你也想試試?」克里斯的語調與往常一樣沒有任何變化,像是在問他今日訓練表上的習題做到哪了那樣稀鬆平常。


澤村摀著嘴猛搖頭,剛剛因為慌亂塞入嘴裡的咖哩燙傷了舌,麻了嘴讓他說話斷斷續續的,在他人眼裡顯得欲拒還迎。


克里斯湊近僵直的澤村榮純,停在了約莫一公分的距離。指間磨蹭著他帶著咖哩醬的唇。


「這裡有東西。」


在澤村榮純鬆一口氣張嘴的瞬間吻了上去。


是一個點到為止的輕啄。

克里斯抿抿嘴澤村滿嘴咖哩的味道讓他有點餓了,他想起了自己還未用午膳。

隨口問了問愣住的澤村榮純關於廚娘的咖哩口味。

「味道如何?」


這一句話顯然有些詭異,脫口而出後克里斯才發覺。


可蠢呆如澤村,即便是奇怪的問句也照實回答了。

「麻麻的。」


  8 3
评论(3)
热度(8)

© 落花流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