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花流水

不太更新 STK用
冰九
雙水
大愛!!!

 

安室透的觀察 01

前言
ABO/半我流設定/安室透只是一個咖啡廳員工
可能有BUG




大約是有一點怪異的,每天早晨開店時店門口便有一名少年站在那。
當時明明是想開口拒絕的,平常經常被老闆責怪有些自我主義的安室透,客人至上的念頭竟意外地在他的腦子竄出。

如同往常一樣的日常從這一刻開始變得不一樣了。

少年總是第一個抵達,點一杯不符合年紀的咖啡,坐在最角落的位置。
安室透內心想著這年紀不應該是快快樂樂上小學嗎?卻一句話也沒問的遞上熱騰騰的咖啡,畢竟他沒有打探客人隱私的興趣。

少年除了不上學之外,出現在他這年紀不該有的......Omega的氣息,雖然非常細微甚至幾乎不存在,但安室透還是嗅到了。
雖說這個社會已經不像以往對於Alpha一定得找Omega結合標記這麼嚴苛,因為Omega稀少到近乎滅絕的程度,以及滿是Beta與一定數量的Alpha,提倡自由戀愛......等等,導致現在也沒有誰會在乎另一半到底是什麼屬性。
而安室透恰恰好是一個Alpha,Alpha對於Omega的氣味有一定的反應這是天性。
這也解釋得通,為什麼自己縱容著少年總在非開店時間進入咖啡廳。
雖說是縱容但安室透並沒有像是給了少年什麼特權一樣,只是若有似無的注意著少年的動向。

相較之下他的同事榎本梓明明只是一個Beta卻像是Alpha,不停地向少年示好。
少年露出尷尬的笑容對應著熱情的女服務生,畫面相當有趣。

沒多久蹦跳回吧檯的榎本梓帶著笑意說道:「他叫做柯南喔。」
幹嘛跟我說阿...安室透的表情像是在這麼說。

榎本梓噗哧笑出聲「哈哈 我是看你很想知道的樣子才跟你說阿。」
安室透擺擺手,沒有再否認。
他想起碼他這幾天的觀察日記,可以多個名字。


02

在工藤新一意識到問題嚴重前,他已經是小孩的模樣了。

名偵探傻的連背後都沒注意,來不及懊悔,甚至無法查明真相前都得維持這個模樣。
當時與他一同的青梅竹馬不知怎麼樣了,想都沒想便衝了出去,直到毛利蘭家門前才恍然想起自己已經不是工藤新一了。

慌亂的竄入了一間剛開的咖啡廳,裡面的店員雖是一愣但還是好心放他進去了。
害怕被青梅竹馬看見,他躲到了看的見街道卻又從窗口無法直視的位置。
真好笑他這個樣子又有誰會知道他是工藤新一呢?

毛利蘭沒多久從家門走出,看著手機喃喃念著什麼,就這麼一步步走遠。
咖啡不輕不重的擱在他桌前,工藤新一才移回視線,看著咖啡杯內的倒影,自己稚嫩的臉蛋。
這才是現實,不是嗎?

在他往後日子查明黑暗組織前,他都會在最早的這個時間抵達咖啡廳。
無視店員的表情走進店裡,點一杯咖啡看著每日青梅竹馬從這走過。

彷彿工藤新一還在。


「小弟弟你好可愛啊,你叫什麼名字啊?」
打斷他思緒的是來自咖啡廳女店員,笑臉盈盈的把他沒點的蛋糕送到他桌邊。

「我...我叫工...」工藤新一大聲的咳了幾下,眼睛撇至一旁的書櫃.....有一兩本泛黃的推理小說作者為江戶川亂步,一旁還有柯南·道爾。
「我叫江戶川...柯南......」

「啊?好特別的名字。」女店員將蛋糕從桌邊推到他面前「來~姊姊請你吃的!」

工藤新一用了一個假名換來的蛋糕......太甜了。


03

安室透以為自己的耐心很足,但終究抵擋不住天性。
他擦著桌子摸到了少年旁邊,少年的咖啡剩下沒多少了。通常少年都是喝完後便會離開。安室透順手幫少年加滿了咖啡邊道:「今天常客的特別服務。」

名為柯南的少年皺起了眉頭。
「沒有拒絕的選擇嗎?」

安室透趴在桌邊拉起一個大笑臉「沒有」
什麼特別服務都是假的,這要是被老闆知道他大概會被掐死。

柯南無視他的笑臉,拿起咖啡一口氣喝光後準備結帳離開。
安室透的咖啡留人計畫徹底失敗,只好將自己的結帳速度降到最慢。
清晨的咖啡廳是除了蹺課高中生,是沒有其他人會光顧的,安室透的慢動作也沒讓柯南覺得不耐煩。

安室透用著眼角偷偷觀察著,少年除了第一次見面後,戴起了厚重的眼鏡。
從鏡片下有時看不清少年的表情。
在找錢的空檔安室透像是閒聊一般的開啟了話題。
「是說柯南小小年紀就已經分化成Omega了啊,這樣不是很危險嗎?被標記不就很容易懷孕嗎?」

這種話題對兒童開啟就算是Omega,其實還是犯法的吧,安室透說完後有些後悔。
但卻沒有得到柯南很大的反彈,只見他拿回了找錢淡淡地回應。
「變態。」

安室透追了出去,急忙解釋著。
「等等柯南我沒有別的意思啦!」

推開門一個踉蹌直接撲倒了先走出門外的柯南。
一手壓在柯南耳邊,另一手抓住柯南的腰再往下一些...部位。

這下說不是變態也洗不清了。


04

窗外是滂沱大雨,一早起床開店的安室透忍不住想今天柯南會來嗎?
昨日發生的意外已經認真的道歉了,算是得到少年的原諒。還是有些害怕因為有些冒犯的舉動導致少年再也不光顧。

他好像有點太在意柯南了...就算Alpha與Omega互相吸引,安室透仍在心底否決自己是因為Alpha才注意是Omega的少年。
他這只是對常客的態度,在說服自己一百次後,安室透拉開店門,門外是一個高中生。

帶著Omega氣息的Alpha高中生......

無視著安室透的注視,走進了店裡坐在了安室透不知何時為少年保留的特等席。
「那個這位客人這個位置是...」安室透話還沒說完就被打斷了。
「他今天不會來。」
藉著吧檯的燈光,安室透才看清眼前的高中生,不正是前陣子失蹤的名偵探。報紙刊登很大,甚至午後來的學生妹都在談論的對象。
也是這時他才發現這位名偵探身上帶著的氣息,正是......少年特有的Omega氣息。

工藤新一看著表情豐富的服務員問道:「請問我可以點餐了嗎?」
「啊?」還沒反應過來的安室透發出疑問。

「咖啡不加糖,謝謝」
第一次看見這服務員失態,不知道原因出在自己的工藤新一繼續點餐。

安室透終於反應過來緩緩吐出兩個字「......變態」
昨天少年才對他所說的字眼。

這次換工藤新一露出疑問了。
「啊?」


安室透憤恨的(?)將熱水倒入咖啡杯內,加了很多很多糖並瘋狂的攪拌,他不知道為什麼有些喪氣。

最後將甜膩到不行的咖啡倒入水槽,又泡了一杯不加糖咖啡。
端給了在報導中聽說是日本救世主的"戀童"(安室透加上的)名偵探。




工藤新一變回來了,始料未及的感冒讓他成功變回來了。
每天的習性讓他又一早抵達咖啡廳,他沒注意到服務生的異常,一樣坐入相同的位置直至店員開口,工藤新一才想起自己已經不是小孩子。

「他不會來了。」當這麼說出時,這服務生露出的表情堪稱世界毀滅一般好笑。
點完餐,工藤新一沒時間理會怪異的服務生,他在想等等怎麼向青梅竹馬解釋這幾天的消失,感冒的頭暈導致他現在還有點眼花。

熱咖啡上桌時,他連杯子端起來都有點抖。
真沒用。

工藤新一兩眼一閉便再也沒醒過來。

而安室透看著名偵探只喝了一口咖啡便昏過去的瞬間,喃喃說道:「我可沒下毒阿.....」




後記

我流設定的ABO

 

不打炮的ABO耍流氓


OOC也爽的安柯


太久沒寫文果然產出困難很多


 就是一個單戀故事


大概會有02 因為我要寫新一變回柯南 ((劃重點

覺得新一是A變回小孩就是O感覺很讚很刺激

對啦我就是戀童癖


  53 8
评论(8)
热度(53)

© 落花流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