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花流水

不太更新 STK用
冰九
雙水
大愛!!!

 

就是一個腦洞

下面就是胡亂撇,不知道有沒有人寫過。





00



想在魔宮混個差事,最簡單的規矩便是安分守己。

三處不去,后宮、竹林、冰窖。


第一天來當值的都得聽領頭嘮叨這些。


「后宮不去單純是那些魔尊的女人自會挑人,除去必要擅入都是會被懲戒的。」說到竹林領頭壓低了音量說「是不成文的規矩,那邊就算想去也進不去,魔尊在那養了個人,至於是誰他們這些人不必知道。最後一個冰窖來這個職位的,原本是每月會輪值一次除霜,但...」領頭頓了頓才又接著說:「反正你就是配這個職的就得去這,只要別看那些不該看說那些不該說的就會沒事。」

聽到這新來的發著抖應了聲,領頭得到回應算是滿意。


冰窖這工作只需每月一次,照理來說應當是不錯的差事。

但這職位好像自從蒼穹山滅門後都做不久,每個月都在找人。現在魔尊不管事連這芝麻蒜皮小事都丟給了漠北君。

漠北也不管少人就補上。

至於人怎麼少了底下的人傳得沸沸揚揚,一到頂頭就全安靜,沒人敢議論。


領頭配給他一套衣服邊說「都沒問你你叫啥呢?」


他唯唯諾諾回沒有名字。

領頭想了想沒名字很麻煩阿,雖然到時大概也死了但都掛了還沒名字怪可憐的。

「 你是第十個來的人,乾脆就叫第十吧。 」  


領頭告訴第十現在是月初他只要月中進去除霜就好,其餘事不用做還包三餐。

搞得他有些尷尬,不像是被請來工作的。



第一日同寢的是從竹林當職的,聽他是來接冰窖差事的表示同情。

竹林當差的告訴第十,進入冰窖的沒有一個活著回來。

原因呢沒人知道,就算有人知道也是死人了。


這樣誰還敢去?


沒人敢去就找新人啊!


第十的表情讓同寢有些扛不住連忙說「別這麼看我,我竹林混也沒不是什麼好差事。」

他嘆了一口氣。

「外頭都在傳服侍的主是尊上捧在手心的人,但又有誰知裡面的人換了又換,長的都是一個樣子,一開始后宮那些妃子一個接一個來找碴,你說你能擋嗎?」


第十先是點頭看到同寢的臉色又搖頭了。

「你傻嗎!那可都是尊上寵的女人刁蠻的不行,還不都是聽了謠言來糟蹋人,要是真寵會把人丟在竹林來都不來,養豬也要等肥再宰來吃呢!任由那些女人想怎樣就怎樣...哪來的寵啊...」


「所以也都...」

「死透了,鞭子抽死的毒死的各種死法都有。」


「領頭不是說竹林進不去嗎?」

「這沒有進不去的地方,只有......」同寢的把視線移到他身上。


「只有?」


「只有冰窖。」


沒有人能出來理當沒有人想進去了。



同寢描述讓第十想要逃,魔宮哪能逃呢?又能逃去哪?

在後來同寢又說尊上偶爾還是會去竹林的,就是站在遠遠的看著也不靠近。

妃子們也不太來搗亂了,大約是知道竹林內的也不是多受寵的主,死了又換一個相似的進來,沒人在乎。



在他所剩無幾的日子裡,第十也曾被同寢偷偷帶著看過竹林裡的人,一身青衣拿著把摺扇半遮著臉,瞧不出什麼。


日子過很快,馬上就迎來了除霜的日子。


當日百般拖延第十最終還是站在了冰窖前,顫抖著推開厚重的門,光線隨著縫透了進去。

迎面而來寒冷的空氣,裡面只有一口棺材已經夠嚇人,棺材邊上還有個人嚇得第十停下了動作。


從門這頭可以清楚看見那人趴在棺材邊貼得很近,似是深情的吻著那人眼睫上的霜,棺材內躺著一席青衣,恍若前幾日他在竹林看見的那人。


怎麼這時卻在冰窖內?

他記得同寢偷偷跟他說過那人叫......



「沈清.....」在第十開口前已經被心魔斬成兩節。






--------





大概就是沈九死了,冰哥停擺一切的故事,又瘋魔希望師尊活著所以養了很多像師尊的人在竹林裡(???

結果冰哥只在最後出現哈哈哈哈


  11 1
评论(1)
热度(11)

© 落花流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