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花流水

最近會開始更新與整理文倉

 

心之所向 降御

心之所向 降御

捏造/御幸受傷/克里斯代理捕手


降谷盯著捕手手套,即使自己很明白只要將球投入那,像往常一樣便行了,卻反反覆覆地高舉起又放下了。

在另一頭的克里斯站起身詢問他怎麼了,降谷沒做出回應就連搖頭都沒有。克里斯有些無奈地摘下防護面罩走向降谷,而降谷看著手裡的棒球並不理會克里斯。
「還是......在擔心我接不了你的球?」這樣調侃的話語並沒有讓降谷有任何反應,克里斯想著真無趣的同時,降谷開口說了一句話音量極小,像是自言自語一樣,似乎不被聽見也無所謂的模樣。
但還是被克里斯聽見了。

「為什麼不是御幸前輩?」

看來降谷並不知道他念著的傢伙出了點事,也是......捕手受傷這種事多少會動搖到投手,也難怪御幸寧願拜託自己也不打算告訴他。
可就目前情況而言,降谷沒有練習的打算,連站在投手丘的姿勢也是歪七扭八的。

「他出了一點事,所以今天是我來當你的捕手。」克里斯斟酌用詞。
眼前的投手瞪大了眼,隨後又垂下了視線。
克里斯接著道:「怎麼這麼不成熟,你不會要說非他不可吧?」
降谷張了嘴卻沒有出聲,他知道就如克里斯前輩所說的他無法反駁。他只能垂頭喪氣的回到投手丘上。

御幸前輩肯定是受傷了吧,所以才沒有出席,為了讓自己練習都請回克里斯前輩,自己應該專心......
做足心理建設的降谷曉抬起頭看見克里斯沒有走回去,在對上他的視線後嘆了一口氣說:「如果擔心的話,就去看看吧。」
「不練投了?」降谷接著問後發現自己這句話不妥,拿起棒球手套遮着嘴。
目睹這樣的反應克里斯笑出聲來,邊回着不練了。
沒想到會從他嘴裡聽到這樣的話,那個熱愛投球到被御幸嫌棄的降谷。

「對不起,啊......謝,謝謝!」降谷急忙逃出克里斯的視線範圍。
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在胡言亂語什麼。

不知來由的喜悅讓他一路跑到了御幸前輩的房間,卻在準備敲門的瞬間停了手。

伴隨著亂無章法的呼吸頻率讓他清醒了一些。
不讓自己知道受傷的御幸前輩.....

自己的所有行為是不夠成熟啊,就如克里斯前輩所說的。
這樣的自己也難怪御幸前輩不願讓他知道,得到這樣結論的降谷曉徹底收了手。

想成為被你信任的存在。
不是我相信你,而是讓你相信這樣的我。

降谷邁開腳步往回走,想必克里斯前輩還沒離開牛棚吧。



----


2014最後一天用降御 收尾吧!
我的鑽A進度都是兔兔口頭敘述,如果有所出入就全當捏造(你

很喜歡收尾那句話
不是我相信你,而是想讓你相信這樣的我。
被信任的感覺很好,希望大家都能遇到那樣的人,信賴着誰,被誰信賴着。

  8 3
评论(3)
热度(8)

© 落花流水 | Powered by LOFTER